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泽州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08:07:5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泽州白癜风医院,激光治疗白癜风后会不会复发,崇左白癜风医院,滦县白癜风医院,湖南白癜风好治好吗,井冈山白癜风医院,济南白癜风能彻底治吗

  

我十五岁那年夏天到县城参加师范招生考试时,就在民族餐馆吃饭。

每一次吃饭时,餐馆的老板都会问我当天的科目考得如何,然后便跟我谈起人生的一些话题,比如理想,比如较为具体的一些东西,比如今后争取到县城工作等等。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跟人说起人生的话题,或者说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正式这么严肃地跟我谈起人生的话题。

不过,很多年我似乎都忘记了他。因为我总觉得,他其时或许只是因为看到我是个乡下孩子对我多了几分同情,所以想引导我走出生活的苦厄便跟我说了那么几句;当然说了也就说了,说了也不等于他就记住了我。而他之于我,或许也只是我十五岁那年夏天一次偶然的遇见,遇见之后也就忘记了。偶然遇见的人与事总是很多,唯其多,忽略也就成了生活的某种常态。

到我二十七岁时,却跟他成了朋友。其时我调进了县委机关工作,而他的餐馆依然还在原地不动。我中午下班不想回家时,就到他那里吃一碗炒饭。他依然没变,十多年时间的风吹水洗仍然没有改变他一丝一毫的模样,所以第一眼我便认出了他。除了感叹于十多年时间他依然留在原地外,我始终没有跟他说起十多年前他曾跟我谈起人生话题的事情,一直到跟他成了朋友之后仍然没有说起。我总觉得有些事情注定只能永远将其埋在心底下,一个人或是两个人之间有一些始终埋藏在心底的事情,其实便是留给人生美好的遐想,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内心的修补与安慰。

他总会跟我聊起文学。他知道我爱好文学。当然并不是我告诉他说我爱好文学,而是他在报纸和县办的刊物上常会看到署我名字的文章。他当然也不是我的粉丝,只是看得出他对文学始终怀有一些特别的情愫,每一次说起普希金和徐志摩的时候,他就会忍不住站住,手里则托着刚刚取好的正准备下锅的食料,一边则是灶膛里的火烧得通红,锅里的油炸得脆响,可他却还不紧不慢地跟我说着普希金和徐志摩,一直到我都看得替他着急起来,生怕因为他的忘情让那红红炉火将油锅烧穿,还生怕因此怠慢了其他客人而影响了餐馆的生意。

而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这时候餐馆里几乎所有的客人便都会一起看向我和他,目光也显得很是异样,有偶尔的一瞬,我大脑里还会因此闪现出博尔赫斯的诗句:“当我的肉体静止、灵魂孤独的时候,我身上为什么绽开这朵荒唐的玫瑰?”这样的场景大约持续了近十年。

在那场景里,有时我还会恍惚觉得在民族餐馆便有我引为一生的知己;也或许即使我一生琐碎的时光就只在此走过去,亦是人生的美好。可就在我还未从那恍惚里走出来时,他突然跟我说到秋天他就要搬走了,他说他其实并不是县城的人,还说他已经老了,又有高血压,已经不能再经营餐馆了,到秋天收拾好后就回云南老家了,末了还长叹了一声,说人生几十年就这么回事了。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我十五岁那年夏天第一次遇到他的场景,他跟我之间,竟然是从谈人生开始,再到谈人生结束,听着他现在那不无伤感的语调时,感受人生原本的欢喜与落寞。

李天斌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湖北白癜风